vicy

既然睡不着 还是写点啥吧 虽然都快忘光了
今天特别热 热到化掉的那种 但是现场的热情好像要高过外面的温度?
开场是陈砚钊老师的山东快板书
接下来小王子大秦大亮文训徒 没看到吉老师有点意外 然后感觉小王子嗓子有点不适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觉
然后就是喵汪了 出场的时候掌声欢呼声大到把我吓到 感觉房顶都要掀翻(穿的是黄色大褂
说的是新段子 欧洲杯观球相关 苗老师又说了为么子 王老师吐槽你总算用对地儿了 后面还说了两句武汉话 挺标准😂
然后…其他的我就…忘了
后一个是武汉天乐社的两位老师 嗓子超级棒
接着纳超再驰 使的黄鹤楼
中途拿喵汪砸挂 超说来得匆忙没带大裆 驰说那是搭档 这俩位置不对 超说没差 再驰说你什么时候看见...

八一八老王服装第二弹
嗯天一热人就容易闲得发慌(这都不挨着
本期有王老师真爱牌克罗心出场😀

图源:图一见水印 图三视频截图来自@猴抡棍 图五苗老师微博配图

致阿紫 拖欠许久的逆光短评

光と闇(标题装逼可无视)    

第一次写短评,拖到现在着实是对不住阿紫,但是也是因为自己真的不知道如何下笔,也怕无法表述出真实所想,更怕写的不好对不住阿紫的辛勤创作,不管如何我还是战战兢兢动笔了。

与阿紫熟识不过半年,但读她的文却是要早得多。从一开始的平妖记到后来追着看完的青凤山,再到这次要说的逆光,还有各色短篇,文里的喵汪各种人物设定皆有,是他们,却也不是他们。

逆光的设定其实并不算出奇,警匪题材,好多大大也都写过,但是怎么说呢,只能是一个词——深得我心。已经很久没有被某一篇文里的某个角色如此吸引了,应该说逆光这篇文里塑造的最成功的角色就是“太子”了吧,他一个人身上就共存着光明与黑暗...

 

脱 口 秀(隐晦的污一污

夜来香

不是汪喵不是汪喵不是汪喵
新手上路
===
暮春时节天气渐热,但晚风仍带着些许凉意。空气中氤氲着花香草香,当真是人间四月天,一年中的好时节。
苗阜躺在床上,听着窗外虫鸣和偶尔传来的几声猫叫,慢慢沉入梦中。他素来睡眠质量不好,但今日却有些不同。

他能清楚地感知自己的梦境。

梦里的房间与他睡前没有太大区别,但他却总觉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空气中的花香仿佛浓郁了点,是玉兰的味道,倒是不讨厌,他想。纱窗被推开,有人从窗台轻轻跳了进来,反正是梦,他倒也并不惊慌,只是急于知道这梦接下来的走向。
那人一步步朝他走过来,背着光看不清模样,只能判断出是个男人,轻柔地在床边坐下,仿佛一片不带重量的羽毛。苗阜就这样躺在床上看着他,...

看完专场
写个手帐
一周就又过去了
有相遇
有分离
有再会
生活才这么妙不可言
😊

哕几张图 王老师可瘦可好看啦!
今天发糖太多repo不过来




😂😂😂😂
最后唱了西厢记
棒棒棒

是的又是我
本期主题是#论时尚boy老王究竟有多少双鞋#
右边图源:青曲社寇琦

永远走在潮流尖(颠)峰的时尚boy王老师
然而get不了同款因为我穷😂
(图源见水印)

保安

苗阜挺身进入的时候,不出所料看到了身下人紧蹙的眉头,忍不住伸手去抚了抚,却只换来一个白眼。相连那处的紧致火热让他有瞬间地恍神。

他想起了二人的初遇。

半年前他刚当上陕师大住宅区的保安,穿着簇新的制服在院子里例行巡查,突然从天而降一个重物砸得他眼冒金星。回神一看原来是本书,还是精装本。他蹲下身正准备拾起书找楼上缺德的住户理论理论,视线内突然出现了一只白皙的手,在他之前把书拾了起来,还宝贝地用手掸掉灰尘。他直起身准备了一肚子话正要发作,却看到拿着书的青年眉眼弯弯,笑着冲他说道:“对不住您,在阳台上看书,手滑了。”明明是挺欠扁的理由,却让他准备好的说辞瞬间消散无形。

手臂上突然传来的疼痛让他回过神来。王声...

©vicy | Powered by LOFTER

圈地自萌